纽约’s Homegrown Women’s March

纽约’s Homegrown Women’s March

投票支持特朗普的白人妇女中有53%代表着主要政治选区;但是,如果周六有任何迹象表明,不久以后我就会看到举着这样的标语说:“妇女们不容争夺。”

1月21日在纽约举行的妇女游行的迹象(Anne Ruthmann / Flickr)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就职典礼之后的纽约女性游行(Women's March)甚至在纽约的报纸上都没有像华盛顿州女性游行那样大。但是从我作为游行者的角度来看,缺乏积累是一种好处。它使纽约游行(远远超过了那里的任何人的预期)拥有了自己的内心生活。

比尔·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市长的妻子奇兰娜·麦克雷(Chirlane McCray)和演员辛西娅·尼克松(Cynthia Nixon)和海伦·米伦(Helen Mirren)等人的游行演讲并未对此进行定义。行军路线上各点的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的出现也没有引起礼貌的掌声。

今天行情的基调是愤怒和希望的个别表达,游行者随身带来的自制迹象便体现了这一点。这些迹象充满了各种双关语和社会评论,这是任何政治组织都无法独立提出的。

我最喜欢的标志是神学家莱因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著名的宁静祷告和它的恳求,“上帝赐予我宁静,接受我无法改变的事物。”标牌上的消息宣告:“我不再接受我无法改变的事情。我正在改变我无法接受的事情。”

从我乘地铁带我去那一刻起,我对游行感到乐观。我坐在一个母亲和她十岁的女儿对面的走廊上,他们戴着淡绿色的帽子,背着四尺脚的标语,上面写着:“你不能梳理性别歧视。”如果他们分开了,这个母亲和女儿不会彼此看不见的。

他们选择自己喜欢的颜色是正确的。当天定下基调的帽子是带猫耳朵的粉红色针织猫咪帽子,这要归功于Pussyhat Project,它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关于用猫咪抓住妇女的言论的广泛反对。但是,在性别比例至少为2:1的人群中,没有人会以使母子分开的方式进行推挤。

我下午在我所任教的大学的老师那里度过了一个下午。他们中有两个曾是选举权主义者的祖母,许多教师将他们的儿子和女儿带到了游行队伍。对我来说,最能说明人群情绪的是游行者与他们不认识的人进行对话的次数。与陌生人交谈政治似乎很礼貌,而不是打扰。

行军者几乎可以在遇到任何困难时都依靠获得帮助。一位母亲和她的大学女儿失去了耐心,他们没有在指定的游行入口排队等候,因此决定更快地越过警察设置的金属障碍物,以防止游行越过人行道。女儿轻松地爬上了金属屏障。对于她的母亲来说,这是一个不同的故事。尽管有许多帮助之手,但攀登障碍对她来说实在太多了。于是她站到了地上,高高兴兴地牺牲了自己的尊严,在障碍下摇摆。 “没有人踩我妈妈,”女儿开玩笑地对第一次来现场的人大喊。

令我惊讶的是,许多我没想到会看到的游行者。他们中包括一名退休的女警,穿着她的NYPD夹克和两个姐姐,上面写着一个标语:“爱尔兰移民的女儿代表我们的权利。”姐妹们碰巧是在一群妇女的身后,他们的西班牙语牌子写着“ Respeta mi existencia”。

从联合国附近开始的游行最快就花了15分钟才能掩盖一个街区,直到下午晚些时候,我才55岁 街和第五大道。我曾预计我们将被允许走到另外一个街区,然后停在特朗普大厦外,那里座落在56号楼之间 and 57 在第五大街上的街。那是大多数选举后抗议活动的最后集会地点。但是警察在55岁时拦住了我们 街道,确保特朗普大厦正前方的街道将保持空旷。

但是,行军安静的终点并没有感到反高潮。当多达40万人参加抗议活动时,没有抱怨。对我来说,问题是:在全国范围内的这一人群中以及在全国妇女游行中,有多少人群将支持未来的艰苦政治工作?自我表达就目前而言还不错,但是今天左翼人士取得政治成功的关键仍然在于建立能够产生永久影响的机构和运动。

在选举期间,有关投票进行方式的最不祥预兆之一就是特朗普集会上的人群规模和热情。投票支持特朗普的白人妇女中有53%代表着主要政治选区;但是,如果周六有任何迹象表明,不久以后我就会看到举着这样的标语说:“妇女们不容争夺。”


尼古拉·米尔斯(Nicolaus Mills) 萨拉劳伦斯学院文学系主任。他是《 赢得和平:马歇尔计划和美国成为超级大国的时代的到来。

阅读更多对星期六的回复’s women’s marches by 异议 编者 .


 利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