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左派的中间立场

欧洲左派的中间立场

弗朗索瓦·奥朗德和安格拉·默克尔,2013年9月(欧洲理事会主席/弗利克尔)

使资本主义适合社会
通过科林·克劳奇(Colin Crouch)
政治出版社,2013年,216页。

欧洲正经历大萧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艰难的时期。欧元区总体增长率今年保持平稳,去年大部分时间为负。一些国家经历了几年的下降。整个非洲大陆的失业率很高,尤其是在年轻人当中。贫困和不平等也在加剧。随着社会和福利计划的削减,从艾滋病毒感染率到自杀等各种疾病的增加,公共卫生开始受到损害。*欧洲的政治形势几乎与经济状况一样糟糕。对民主的幻想破灭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导致议会外活动的增多和极端主义的增长。

左右许多人都认为当前的危机是全球化资本主义不可避免的结果。对于那些享有新自由主义权利的人来说,欧洲(实际上是整个西方)无能力或不愿意通过削减社会保障,减少国家的作用以及更加自由地控制市场力量来适应新经济秩序的要求是主要的。危机的原因。在左派的部分上,这种理解奇怪地相似,并以一种信念为基础,即全球资本主义使慷慨的社会供给,活跃的国家和抑制市场力量成为不可能。当然,双方得出不同的结论:新自由主义权利主张全球化资本主义所要求的变化应该被接受,而左派人士则认为全球化资本主义是一种可恶的东西,应该加以改变。

通常被新自由主义右派和反资本主义左派所笼罩的中间立场拒绝了这两个立场基础上的经济学的首要地位,即资本主义必然决定政治和社会的形式和动力的信念。而是建立在对资本主义成本和收益的认识上。柯林·克劳奇(Colin Crouch)的新书, 使资本主义适合社会试图解释新自由主义和反资本主义的缺陷并重振中间立场。克劳奇(Crouch)是一位杰出的社会科学家,他就资本主义,民主和欧洲政治经济学撰写了许多著作和文章,因此很容易提出这一论点。

克劳奇首先指出,尽管我们所有谈论的时代都是“新”或“全球”时代,但资本主义具有某些持久的特征,应该指导我们对此进行思考。当然,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主义与前代资本主义在重要方面有所不同,但是当今欧洲和西方面临的许多基本挑战-确保社会稳定,限制市场的入侵,应对经济波动-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除了认识到资本主义的弊端,Cr ...


利马